首页 问答 我可以听听你在楚留香(一梦江湖)(手游)里的故事吗?
大家都在玩

我可以听听你在楚留香(一梦江湖)(手游)里的故事吗?

煮雨噶 煮雨噶

共2个回答

  • 二静 二静

    以下是分享呼友楚留香手游里的故事



    开始玩楚留香纯粹是为了逃避现实,因为这段日子是我人生里最糟糕的一段时间。现实里发生了什么就不提了,想起几年前玩剑网三很怀念,电脑是macbook就只能选择手游,本来进的是天龙八部,后来发现,楚留香真的太好玩儿了。

    二月份开始玩儿,认识了铁蛋,这个身在沙特利雅得工作的人晚上夜班太无聊玩起了楚留香,我认识他的时候都是我们玩这个游戏的第一天,那时候他69级我78级。后来铁蛋这个小秃驴找了个云梦情缘,她叫代玉,一个蕙质兰心的名字。最开始的江湖是朦胧而平静的,我们一起刷本做任务打登剑,然后大半夜一起蹲秘笈,每天都期待掉洞烧香烧出秘笈碎片。那段日子里,每当他们深夜2/5的时候,我就去塞北雪山挂机,那里的星空真的太美,后来它同样见证了一个又一个故事的开始和结束。我开始玩这个游戏之前对于情缘二字是嗤之以鼻的,现实和网络毕竟相隔了一个次元壁,还记得某日无聊到去深夜酒馆听故事,在那里看见一条匿名贴,上面写着:江湖不似我来时。现在回想,忍不住自嘲当时一心只想提修为的自己,要离开的时候,竟也是人戏不分。最开始只喜欢男暗香,109级的时候找了一个暗仔师父,后来和他情缘,然后一个多月以后网易出连理枝活动的时候死了情缘,这段情没什么值得说的,他也是后来面目最为模糊的一个过客。后来代玉和铁蛋天天吵架,也死了情缘,所幸她遇到了涂山,一个玩女暗香的榜六,很久以后回过头去看,在我们这个瓜比人多的服务器里,他对代玉的好真的算是一股难能可贵的清流。铁蛋死情缘的那段日子特别难受,每天夜里跟我语音叨叨个没完,以至于他后来改名往日不可追,这名字现在看来,果真意味深长。



    这段时间认识了绒绿,她当时还是一个低修奶妈,在没有接任何悬赏的情况下一个上午陪我打了快十次麻衣,身在厦门的她后来也变成了深夜陪我最多的人。三月,为了配合情人节,网易出了连理枝的活动,那时候刚死情缘,服务器里第一大帮醉卧的帮主君莫问在世界上喊人种树,鬼使神差阴差阳错,一周后我和这位种树工友成了情缘,他后来也变成我玩这个游戏最愧疚的人。那段日子里,他带着我打匪首陪我刷副本,登剑战场入梦会武没有一件落下,看见他在信笺上留言:从别后,忆相逢,几回魂梦与君同,内心也会微微一颤,可到最后为何结束?究其缘由大抵是,虞姬之所以没有入戏,是因为她的项羽还没有就位。雍祺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。我记得最初遇到雍祺,他还是个卡级109的华山,都说水瓶男情商高,他似乎只用了一两周的时间就成为世界频道的红人,当然,是被女孩子们热烈响应的红人。坐标英国,影视专业,时差九小时,以声线为傲的雍祺在世界深夜频道里显得格外活跃,这个以play boy形象出现的吹风机第一次加我好友的时候,我脑海里浮现王尔德的一句名言:我能抵御一切,除了诱惑。而那时候,我很果断地选择远离诱惑。而后的日子里,许是因为夜太安静抑或人太寂寞,雍祺在世界里的回应者里多了一个我。



    他开始用小号打金 ,我也莫名其妙成为他暗影行当中的一具尸体。那时候他还在和另一个大帮的帮主种连理枝,我也同样每天早晨准时和君莫问一起换着地方种树。有些情愫是不知所起的,但我们都没有越界过问彼此种种。当时我只知道雍祺是不会在游戏里找情缘的,却没想到他现实和虚拟能划分得如此干净利落。也是那段日子,榜四的华山夏天开始带着绒绿刷各种难度副本,也许他们之间的纠葛从那时就买下了伏笔,当然,这个故事最后同样衔接了一个无疾而终的后续。雍祺的宝贝们很多,也许是主播职业病作祟,他的讨喜人设为我带来了很多摸不清的假想敌。他总是乐于帮所有人打工刷副本,在世界频道上给男孩子女孩子们送各种小礼物,在声演坊里和混世魔王大漠孤烟一唱一和逗大家笑,也会在察觉到别人想和他情缘的时候,断然拒绝。日子平静如水,而我失眠久治不愈,与此同时英国却和虚拟江湖里的金陵城一样风和日丽。我们开始一起在北京时间凌晨刷悬赏提修为,一起在服务器更新准点跪求奶妈一起做一条。二人组队渐渐变得美好起来,他会在塞北的星空下拥抱藏匿在暗香角色下的我,开着语音和我说presentation拿了很不错的分数,和我说他在游泳健身做了牛排餐。但他始终对于加微信心生抗拒。后来我时常想,如果那时我默许了他善意的“残忍”,也许一切还可以停留在如沐春风的暧昧,也许后来我就不用去思考1.4万公里对于我们而言是怎样犹如天堑的鸿沟。

    可一切没有如果,后来我专门下了app去听他在FM的广播,而后作为帮主的莫问严厉禁止我和雍祺往来,而我却让他加入战队一起打登剑。直到某日登剑阁对面迎来莫问的队伍,我方一败涂地。君莫问的私信随后飞一般到来,我选择沉默不语的离开,回到代玉涂山的身边。心里似乎如释重负,但我们始终未曾提及情缘二字,也总是一同在别人为情缘神伤时讽刺情缘缥缈,打游戏尽兴才好。我始终觉得有些关系不必非得定义,实质若无限接近,也就没有非要定义的必要。那也是我最开心的一段日子,尽管我不能再打匪首不能再接触醉卧的其他人,但我很开心,我终于可以去哪里都跟着他,在他的声演坊里任意地回应他,不必闪躲。某个周日的深夜,突然想起来我和雍祺的入梦还没打,我叫上代玉和涂山两个高修一起,四个人开启语音,打了快八次,遇到的boss几乎都是肥婆衰公,队里另一个过来帮忙的奶妈忍不住吐槽,今晚就是夫妻档对战夫妻档吧?另一边,我和代玉笑得无比欢乐,也许正是这份来自旁人的承认,让这次任务看起来充满意义。后来代玉和我说,这是她玩楚留香以来熬的最值得的夜,因为那一刻,我们喜欢的人,都已陪伴身侧。绒绿的告白以失败告终,夏天最终选择和别人情缘,夏天执拗地告诉她既然选择了,那么无论结局如何也绝不后悔,她开始半a,然后在夏天的情缘午夜上线时下线找我倾诉。会很难过吗?其实不应该,游戏始终是游戏,不难过吗?那又为什么要渐渐离开?四月中,我在悉尼突发急症,胃痛严重到只能跪着捶地板。在一个人去急诊的uber里,耳机里播放的还是他在FM的温柔声线,但我不敢告诉他。我想我是害怕面对到了另一个次元,我和雍祺剩下的不过是理智冷漠的陌生面孔。绒绿和代玉看不下去,直接在游戏里给雍祺下通牒让他陪我。也是在异国他乡的病榻上,漫长的黑夜里安静得只剩下输液监控机滴滴作响,唯一发出光亮的只有那一方小小的手机屏幕。他带着我一起刷了一个又一个副本,用无奈又生气的语气告诫我好好休息,別再抽烟,我贪恋他的陪伴, 与此同时,却也隐隐感觉到离别将至。涂山的工作开始越来越忙,代玉的不安感也越来越强,她开始害怕这段感情投入过深,为了涂山疯狂提修的努力最终付诸东流。在这个游戏里,邂逅和陪伴似乎是很容易的,那么关掉游戏摘下耳机,屏幕里近在咫尺的角色是否也能如此靠近你的心?角色背后的那个人是否也能在你最需要的时候陪伴你?答案显然是未知的。雍祺开始把我带回他的宅邸,他的宅邸有一个很风骚的名字,雍和宫大型浴场。他的人缘一直很好,从前我不认识他的时候,他的家里几乎每天都是高朋满座。后来我在他宅邸后院看见鸡圈里养了好多可爱的小鸡,他会在我做噩梦吐槽万里听风太漫长的时候把我的脸画成钢铁侠,然后在英国凌晨一点他快睡着的时候,维持和我依偎的姿态直至离线。这种平静而快乐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,很快梦就醒了。雍祺在我睡着的时候上线带着室友一起刷本,突然感觉到了一阵腻味。他在微信里告诉我,游戏玩了两个多月,每天泡在游戏里,醒来是游戏,睡觉还是游戏,这种生活太脱离现实了。我听完哑语,之于我,又何尝不是呢?我总以为,铁蛋离开的时候,他不会走,绒绿半a的时候,他不会走,甚至代玉因为想要从游戏里抽离的时候,他也不会走。但这次,是他要走了。我没有挽留,也清楚不该挽留。世间所有的事物都有它们各自的时间,相遇是,离别也是。也许是一开始便看到了尽头,我一次又一次告诉代玉和绒绿,人生其实就是一场又一场离别,大部分人只能陪我们走一小段路,而我们能做的只有不再忘记那些开心细腻的瞬间。从医院回到公寓的那天,悉尼的天空还是这么蔚蓝,久违的新鲜空气传来,central park的草坪上尽是欢声笑语。我想我也是时候突破阴霾,脱离游戏,开始人生的下一个阶段。雍祺离开以后,我终于买到了他宅邸旁边的位置,带上了属于他街坊的“雍”字标。《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》里有一个令人动容的真实故事,上世纪五十年代,身在纽约的Helen Hanff为求得晦涩艰难的英国文学著作,偶然在报纸上看见Marks & Co.书店销售古书的广告发出征求,随后她得到了古书销售商Frank Doel的回复,这段素未谋面的长距离友谊靠一封又一封信件维持了超过二十年,Helen在英国二战期间为Frank的书店寄去物资,他们会在每年圣诞节交换礼物。但时过境迁,因为各种原因,直到书店倒闭,Frank过世,他们都没能相见。这个故事就是后来的《查令十字路84号》。我和雍祺的关系远没有达到这样的境界,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相见,也可能很快就会忘记彼此,投入各自生活的奔流里继续前行。但偶尔午夜梦回,我还是会想起那句:——云中谁寄锦书来,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。写下这个回答的时候,我从雍祺留下的宅邸出来,没有再回复他的微信,没有再去他的FM,但我的确很想他,也很怀念在这个数字建模的世界里和他,和绒绿,和代玉,和铁蛋发生的一切。我想,有些感情是只能停留在这片虚拟江湖里的,我们本就是处在不同人生阶段里的人,只是因为一次偶然,相遇在这里。雍祺在著书任务里写过这样一句话:最好的相遇,都是久别重逢。我想他一定看过《一代宗师》。但其实,世间所有的相遇,都是久别重逢。尽管我知道我们之间的相遇,一定不是最适合的,但谁能说没有过触动内心的瞬间呢? 流星划过夜空,绚烂而短暂,但它也曾真实发生过。谢谢你们,在我人生最差的时候出现在我的时空里,我想念塞北的星空下的你们,想念每一个并肩作战的日子。代玉说,她会留守在这个江湖,等着和我们所有人再度重逢。我看见这句话时,忍不住眼眶微热。江湖不似我来时,我亦不是来时我。往日不可追,未来的日子,望你们珍重千万千万。

    写在最后

    以上,就是我对于这个问题的一些分享,希望能够对大家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。

    作者:辣笔老王,爱讲小段子。码字不容易,如果您还喜欢,请帮忙点个赞,谢谢!

  • 天蓝蓝 天蓝蓝

    《一梦江湖》(原《楚留香》)作为一款古风武侠手游,上线已经两年多了。一开始因为捏脸和画面留下的玩家们,在整个江湖经历了太多的故事。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也好,世界里那些性格迥异的NPC也好,甚至是错过的时装,统统成为了牵挂。

    当华山遇见武当。放着那么多千娇百媚的小姐姐不要,华仔和当当组了cp,然后出双入对,亦基亦友。

    抱走小姐姐的通常也是小姐姐。一起去塞北骑马。游戏中各种各样漂亮的时装,真的爱不释手。

    也有热衷做侠客的玩家。追求战场体验,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名。残破的石碑上,不过记下一些幽冷的往事。

    《一梦江湖》地图之光,风景之美,一直是玩家们的心头好。骑马踏行也好,乘舟而过也罢,那些风景总有不同。一个人默默地游览或者探秘,发现更多的美。

    太多少侠通过帮派建立了友情。像家人和朋友一般一起体验游戏的快乐。甚至延伸到真实生活上互相关心。流行的帮派大合影,都珍藏着吧。

    也许还会有下一个江湖。但是在《一梦江湖》留下的回忆和故事,充满了人情味和烟火气,也注定了它的不可取代。

    谢谢,能给我个优质评价嘛?谢谢。

苍穹手游网官方微信